摩拜起诉自媒体案一审宣判 索赔百万要求被驳回

去年7月摩拜以侵犯名誉权为由起诉自媒体“磐石之心”,并索赔100万元。近日,北京海淀法院宣布一审判决,驳回了摩拜的诉讼请求。

去年7月摩拜以侵犯名誉权为由起诉自媒体“磐石之心”,并索赔100万元。近日,北京海淀法院宣布一审判决,驳回了摩拜的诉讼请求。2017年7月,海淀法院发布案件快报称,摩拜认为自媒体“磐石之心”在多家网络平台发布的名为《摩拜融资6亿美元仍是“水蛭”的命,一旦投资断档立即死掉》的文章,侵犯了其名誉权,故以名誉权纠纷为由将“磐石之心”运营者王某诉至法院。

摩拜在诉讼中认为,自媒体“磐石之心”在上文标题中使用“水蛭”具有侮辱性的字眼丑化摩拜,而且在文中称摩拜是“骗子”公司、通过“欺骗公众”的手段“让自己的品牌形象不那么的Low”、“遮盖自己的Low”,已构成了对原告名誉侵权,故诉至法院。摩拜方面请求法院判令立即停止侵权并公开赔礼道歉,同时还要求自媒体“磐石之心”赔偿商誉损失暂计100万元,以及律师费等费用暂计20万元。

近日,历时近一年的诉讼一审宣判。海淀法院审理后认为:上述文章是对摩拜共享单车此类新经济形式的带有个人色彩的分析和评论,并无对摩拜公司贬损的恶意,也未达到侮辱及诽谤的程度,对社会评价的降低,也无相应的证据予以证明。故认为涉案文章未构成对摩拜公司名誉权的侵害,对摩拜公司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驳回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张俊)

摩拜起诉自媒体案一审宣判 索赔百万要求被驳回


以下为“磐石之心”胜诉后的感言:

摩拜起诉自媒体案一审宣判 索赔百万要求被驳回

2017年7月,摩拜单车以侵犯名誉权为由起诉磐石之心,索赔100万元,律师费20万元的案子终于一审判决了:磐石之心完胜,摩拜公司败诉。

摩拜起诉自媒体案一审宣判 索赔百万要求被驳回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

《摩拜融资6亿美元仍是“水蛭”的命,一旦投资断档立即死掉》一文通篇是对“摩拜”共享单车此类新经济形式的带有个人色彩的分析和评论,并无对摩拜公司贬损的恶意,也未达到侮辱及诽谤的程度,对社会评价的降低,也无相应的证据予以证明。故本院认为涉案文章未构成对摩拜公司名誉权的侵害,故对摩拜公司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驳回原告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摩拜起诉自媒体案一审宣判 索赔百万要求被驳回

我赢得了这场耗时11个多月的官司,说实话内心十分激动,也感慨万千。首先我要感谢北京海淀人民法院的公正判决,感谢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卢中华、孙翔两位律师专业、尽职的应诉准备,感谢磐石之心公众号20万读者的鼎力支持,感谢媒体圈朋友们的关心。

在感谢许多人之余,我还有更重要的话要讲,这涉及到每一位媒体从业者、每一位读者以及企业公关、法务从业人员。

第一,摩拜公司的败诉,告诉我们:个人不用害怕和企业打官司。

以前,企业财大气粗,很多人害怕和企业打官司。但是在人人自媒体的时代,真相只会推迟,永远不会缺席。我们是法治国家,媒体舆论的激烈探讨会让“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更好地落实,这是每一位公民的福利。

这场官司的确让我经历了巨大的磨难。在摩拜起诉磐石之心侵犯名誉权后,我的家人十分担忧,他们认为这是天大的事情,赔这么多的钱。一些媒体人、自媒体人、企业从业者,私下里也劝我找摩拜和解。

摩拜起诉磐石之心后,在今日头条、微信公众号等许多媒体平台上,突然出现大量诽谤、侮辱磐石之心的文章,这很明显是有预谋的一场抹黑行动。给我造成了极大的困扰以及个人名誉的损害。

摩拜起诉自媒体案一审宣判 索赔百万要求被驳回

摩拜起诉自媒体案一审宣判 索赔百万要求被驳回

这些“黑稿”很多没有署名,还有些科技圈的自媒体文章则旁敲侧击的侮辱我,还有一些人在科技圈微信群中公开辱骂我。

而我反驳摩拜的多篇文章,在今日头条等平台上都被以“不适合收录”为由拒绝发布。

磐石之心当时倍感屈辱和无奈,倍感自己力量的渺小。就像被巨人踩在脚底下,无法发声,无法喊救命。

但是作为写了10多年文章的老作者,磐石之心对自己的文字有信心,对越来越公正的法律有信心,对广大读者的支持有信心。因此,我坚定的去打这场官司,绝不向摩拜低头。

我聘请了专业律师,并与律师一起用心的准备了10多页的答辩状去反驳摩拜仅仅不足1页纸的起诉状。

皇天不负有心人,真相并没有缺席,只是短暂迟到,11个月后磐石之心胜诉了。这无疑是对所有自媒体、所有网民极大的鼓励。无论对方是谁,任何微小的个体都可以使用法律的武器捍卫自己的权力。

第二,摩拜公司的败诉,不是我个人的胜利,是法律的胜利,是全体自媒体从业者的胜利。

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的判决书中,明确的写到:

公民的言论自由亦为法律所保护,公民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发表自己的独到见解、亦不受法律追究。对于公众人物进行否定性评价,属于正当的批评及争鸣范畴。无论批评或争鸣的观点是否有充分的理论依据,均不构成对批评或争鸣的相对人的名誉权的侵害,就批评或争鸣文章所使用的言辞而言,过激的言辞,一般也是可以允许的。

显然,每个公民都有批评企业的自由。目前,自媒体从业者有上百万,是媒体报道的主要群体之一。如果我们只允许自媒体、媒体甚至网民表扬企业,这显然会有失公允。公众企业需要社会的监督,每个人都有行使监督的权力和义务。

公众企业不被监督的后果,很可能出现E租宝、酷骑单车等大量以企业经营为由欺骗公众,导致公众的财产损失的恶性事件发生。

我在《摩拜融资6亿美元仍是“水蛭”的命,一旦投资断档立即死掉》一文中,提出摩拜依靠融资活着,巨大的亏损无法维系持续经营。摩拜被美团收购后,也充分暴露了企业无盈利,靠融资存活的事实。

最近,崔永元在微博公开批评某导演、演员搞“阴阳合同”,逃税漏税,引起了国家税务总局的关注,并要求严查。崔永元在接受采访时说,如果是在10多年前,没有社交媒体平台,想要发声,几乎没有可能。

而现在一条微博激起千层浪,收了一抽屉制片人快递来的“阴阳合同”,引发了执法部门介入。接下来,势必推动影视行业从业者严格遵守法律法规。

第三,摩拜公司的败诉,也为企业公关、法务人员、经营者敲响警钟。

当前已经进入了全新的媒体时代,人人都是自媒体,人人都可以发声。互联网赋予了公众表达观点的权力,传播观点的途径,而观点有好就有坏,有红就有黑。

以前在媒体中心化的时代,企业对于负面文章采取的做法就是封杀、删稿。但是如今,这些强硬的做法全都失效了。你无法全网删稿,你也无法让所有人闭嘴。公关人员、法务人员的职责不再是“消防员”,而是转向内部去监督企业自身的行为,要当好企业的“啄木鸟”。

而人人都可以发声的时代,意味着企业的经营必须敢于直面万千公众的“监督”。敢于把企业放在了“放大镜”之下,放在了密密麻麻的“摄像头”之下,你如果还是采取坑害消费者,欺骗合作伙伴,违法经营的手段,是绝对瞒不过去的。

就像前不久滴滴快车司机杀害空姐案件,被广大自媒体、媒体充分报道后,滴滴公司在巨大的压力之下,全面整改,提高公众打车的安全系数。舆论的监督在推动企业经营的规范和进步,而不是阻碍进步。

最后,还是要感谢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感谢我的两位律师,感谢所有支持磐石之心的读者们。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