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到供应商讨债记:“这班禽兽根本不理我们”

“这帮禽兽,他们根本就不理我们的债务!”6月14日,一位易到客服供应商相关负责人魏武在向凤凰网科技爆料时气愤地说到,这笔服务款项已经拖欠了近两年时间,至今仍然没有结清,更可气的是现在连易到的大门都进不去,门口的保安看到供应商上门就会驱逐。

“这帮禽兽,他们根本就不理我们的债务!”6月14日,一位易到客服供应商相关负责人魏武在向凤凰网科技爆料时气愤地说到,这笔服务款项已经拖欠了近两年时间,至今仍然没有结清,更可气的是现在连易到的大门都进不去,门口的保安看到供应商上门就会驱逐。

易到供应商讨债记:“这班禽兽根本不理我们”

凤凰网科技 范特西

然而,仅仅在两天前的6月12日下午,易到还迎来了一位可能改变易到命运轨迹的神秘造访者。自媒体@小白不菜在其微信公众号发表文章称,顺丰CEO王卫在易到总部与易到控股股东、韬蕴资本CEO温晓东和易到CEO巩振兵见面。并表示,顺丰或有意投资易到,投资完成后顺丰可能持有易到四成的股份。

一边是供应商上门讨债,一边是与顺丰的秘密会面,易到近日发生的一些事情很难不引起外界的关注和猜想。于是凤凰网科技联系到易到相关负责人,了解供应商欠款和顺丰投资的种种传言,其对凤凰网科技表示不回应顺丰投资易到的传闻。

对于拖欠供应商款项一事,易到相关负责人告诉凤凰网科技:“公司现在运转正常,需要解决的问题都已逐步解决。”

针对易到方面的回复,在凤凰网科技发稿前再次向爆料人确认欠款情况,对方无奈称易到并没有给他们结清欠款,而且似乎根本没打算还钱。

需要注意的是,最近几个月外界看到的易到都是类似获得中信银行投资、新CEO到任、再开免佣金城市等等利好消息,看起来此前长期深陷发展困局的易到已经走出乐视的阴影,正在涅槃重生。但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易到拖欠供应商款项并拒绝正面谈话,甚至在相关法律判决面前仍然态度强硬。

在这种种外界看到和看不到的事件背后,易到的盘算究竟是什么?

“艰难的讨债路,我们走了两年”

讨债这条路,他们已经走了近两年。

最近的北京建国门万豪中心要比平时热闹得多。魏武告诉凤凰网科技,他们(包括自家在内的六七家易到供应商)在5月份前前后后到易到位于万豪中心的总部讨过三次债,最终除了个别态度强硬的供应商,其余都是无功而返。

据魏武介绍,他们有一个专门的微信群组,叫做“易到欠款群”,里面都是各个被易到拖欠了服务费用的供应商企业的相关负责人,欠款数额几乎都在百万级别,个别供应商的欠款会达到千万以上。“我们同业的有六七家,欠款都是300万起,最多的一家有差不多1800万。”

随后,凤凰网科技找到多位易到供应商了解欠款情况得知,易到这部分供应商的欠款实际上是从2016年中期开始,而“欠款群”也存在了近两年时间。

据另一家易到供应商介绍,这些供应商都是给易到做外包客服服务的,这两年讨债一直没停过,但他们(易到)一直拖,无奈最近采取了措施。“温晓东来的时候说得很好,把我们叫到一起开会承认欠款,说自己跟贾跃亭不一样,但实际证明还是不还钱。”

易到供应商讨债记:“这班禽兽根本不理我们”

所说的措施,就是欠款群里的供应商们集体上门讨债、拉横幅。

5月初,这些供应商集体来到易到总部追债。“我们现在团结在一起,一起要,小喇叭、拉横幅,但是没什么效果,以前还让我们进去,还会讲一些套路的话,现在易到多找了两个保安,根本不让我们进去。”上述供应商表示,易到说原来的财务总监离职了,新来的财务总监告诉他们谁承诺给你们就找谁要去。

易到供应商讨债记:“这班禽兽根本不理我们”

供应商种种无奈的做法,终于在得不到回应之后爆发了冲突。2018年5月9日上午,欠款数额较大的几家供应商再一次来到易到讨要说法,双方发生了比较激烈的冲突。上述供应商称,其中一家把易到的椅子砸了、撕了宣传海报,易到方面报了警。

据魏武介绍,在这次讨债过程中,态度强硬的这家供应商拿到了一部分回款(大约80万),而其他家供应商依旧没有得到任何说法。于是,他们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了新CEO巩振兵到任后的第一次大会。

5月18日,这几家供应商再次来到易到总部,而这次收到的回复彻底让他们愤怒。上述供应商告诉凤凰网科技,他们没见到新任CEO,但却听到了温晓东推诿责任的话。“温晓东说欠钱的不是他,让我们找贾跃亭去,用这个方式要的话,钱永远不会给我们。我们其实也不想这样闹,但起诉也没用。”

事实上,这些供应商此前就已到法院起诉过易到,但强制执行很难。据魏武介绍,他们是较早走法律程序的一家,法院判决后,易到多次更换公司注册地址,导致法院强制执行程序需要排队重走,每一次过程都要耗时近5个月。

易到供应商讨债记:“这班禽兽根本不理我们”

按照供应商提供的法律文件上的被告方智行唯道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和易到运营实体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信息,凤凰网科技通过天眼查查询发现,易到的两个关联公司的注册地先后变动过多次,其中2016年后的变更包括北京市丰台区南四环西路188号十六区1号楼七层,北京市朝阳区姚家园路105号3号楼12层1507,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66号1921,北京市延庆区永宁镇营城村106号201等。

据相关律师事务所介绍,每一次变更注册地,就代表讨债的供应商要到新的注册地所属法院重新走一遍此前都走过的法律程序。问题是,往往法律程序还没有走完,易到就再次变更地址,导致法院无法强制执行。

在诉诸法律和上门讨债均无果后,如今这些供应商能做的,只有无限期的等待。但这种等待带来的命运却各不相同,魏武所在的公司规模较大,客户资源相对稳定,目前能够通过其他业务填补易到欠款造成的损失。

然而,当时服务团队规模较大、欠款数额较多的客服供应商,无法通过其他业务在短时间内弥补易到给他们造成的数百万甚至上千万欠款损失,如今只能定期到易到总部讨要说法,有时甚至连易到的门都进不去,每次无功而返都让他们下一次讨债的路更难走。

激进原罪,逃不开的J先生

实际上,易到拖欠供应商款项并不是“新”闻。

从2016年底到2017年期间,易到曾多次被曝拖欠供应商款项。其中,2016年11月,易到就被曝拖欠五六家客服供应商费用,总额高达5000万元。这部分供应商当中,就包括日前多次到易到总部讨债的个别供应商。

2016年11月时,易到官方对外界给出的回复是,“货款一直按照双方约定的方式正常支付中,但由于近期易到致力于提升客服服务体验,有部分供应商出现变更,现正处理变更前后事宜,有个别不准备继续合作的公司出现剩余尾款未结清情况,这是商业经营中的正常状况,与公司资金链毫无关系。”

也就是说,易到拖欠外包客服供应商服务费的情况由来已久,并且如上述两家供应商所说,这些费用已经从2016年中下期一直拖欠到2018年中,目前仍然没有看到还款的可能。

了解易到或者网约车行业的人大多都知道,2016年5月到10月前后,正是易到发展最迅猛的阶段,也是它在网约车行业排名追至第二的顶峰时期。

易到供应商讨债记:“这班禽兽根本不理我们”

然而,发展最好的时候也成了窟窿最大的时候。2015年11月到2016年7月,易到开展了长达数月的100%充返活动,有数百万消费者在这段时间成为易到的用户。根据易观千帆的监测数据,易到用户端APP的活跃用户量从2016年4月到11月持续上升,其中11月份的活跃用户量达到最高的599.92万。随着充返活动结束,活跃用户数量出现下滑。

需要强调的是,这次活动总充值数额高达60亿元,而100%充返意味着,易到也要为这次活动补进去60亿元。这次充返活动成了易到资金链紧张的原罪,在充返活动结束后的几个月里,陆续曝出用户补贴未到账、用户退款未到账等资金问题。

易到的激进充返活动,给他们带来用户短暂增长后,为他们提供各类服务的供应商成了数据和资金狂欢之后的受害者。数百外、上千万欠款成了这些供应商两年来的噩梦。

据魏武向凤凰网科技回忆道,当时是易到充返活动的客户服务量很大。“我们是在2016年上半年给易到做客服服务的,同期一起做的总共6家,规模最小的也是100人的团队,更多的达到500、600人,当时易到的充返活动热度爆棚,每天都几万通咨询电话打进来,最多的时候有3万多通。”他还透露,这部分客服供应商每月的服务费用,最少的也有100万左右。

一位易到离职员工告诉凤凰网科技:“易到的资金缺口就是因为那段时间激进的充返活动,不仅需要按照100%的比例补贴用户,还急速扩充的平台的各种外包服务,客服只是其中一类,还有大量的各地外包租车的服务供应商。”

因此,巅峰的状态也成了易到走向下坡的“动力势能”,易到从那时开始就跌进了订单量下降、用户活跃度降低、拖欠供应商款项等诸多问题的泥沼。而供应商从易到处获得的,也从一开始的套路话慢慢变成讨厌无门。

严格来说,易到某种程度上也是“受害者”。易到创始人周航在2017年4月曝出的消息,乐视挪用了易到13亿资金。也就是说,易到并没有享受到用户大额充值带来的资金福利,反而收到了严重的负面效应。

除了大规模充返活动的补贴、乐视挪用的资金,易到在2015年10月乐视投资了D轮之后,就再也没有过融资进账。内部亏血、外部断血,成了易到元气大伤的两把利刃。

按照周航的说法,乐视拿走了易到的钱。这也成了后来乐视系退出之后,易到多次强调“Byebye,J先生。”的原因。但现实的情况来看,易到无法完完全全摆脱J先生和乐视带给它的影响,因为在法律上讲,这些欠款的主体的确是易到,它有责任偿还此前拖欠的欠款。

打造形象,韬蕴的深层图谋

韬蕴资本的入局,一时间被外界看成是易到的转机。

剧本看起来也是朝着这样的方向发展的。温晓东表示,2017年6月韬蕴资本战略控股易到,乐视完全退出,易到全面回归发展正轨。在韬蕴接手易到后,的确开展了一系列动作,去乐视标签、清洗乐视系员工(上述离职员工透露)、司机免佣金、用户返利等等。

此外,4月12日易到还宣布了中信银行通过旗下子公司信银投资完成对易到的股权投资,投资完成后中信银行持有易到18.18%的股权。同时温晓东介绍,易到已积累4000万用户及600万司机,2017全年累计服务用户超过700万、订单近7000万,消费复购率超过40%。

从公布的消息来看,易到的现状已经取得了明显改善,外界看到的也是一个由韬蕴打造的“全新”的易到。

易到供应商讨债记:“这班禽兽根本不理我们”

不过,从第三方的数据来看,情况可能没有那么乐观。凤凰网科技从易观获得的数据显示,2018年4月城市用车APP排行中,滴滴以11407万月活用户排名第一,嘀嗒、曹操、首汽、神州分列第二至第五名,易到则以38.55万月活居于第十位。从长期的数据来看,易到用户端从2018年1月起持续下滑,活跃用户数量从47万下滑至约38.6万。而司机端在2月开始缓慢爬升,一定程度上得益于司机免佣金的刺激。

从网约车市场的现状来看,滴滴的地位和市场占有率、活跃用户数量是短时间内无法被撼动的,而曹操、首汽等的增长也相对稳定,易到重新追上回归核心竞争圈的机会并不大。

目前,易到最值钱的资产就是手里握着的42张网约车牌照,这可能也是韬蕴能够拿出来讲的最好的故事。

此前有传言表示,韬蕴从2014年开始在乐视系包括移动、影业等多个公司投资,在乐视危机后资金与收益都没有收回成了乐视债主,因而接手了乐视手中相对优质的资产,就是有牌照的易到。

有相关业内人士分析认为,韬蕴的目的并不是经营易到,而是为了把易到手中的牌照资源价值做到最大化,尽量弥补此前的资金损失。上述供应商也对凤凰网科技透露,在一次讨债争吵过程中,温晓东歇斯底里道打砸抢随你们便,称公司以后跟他也没关系,我有钱也不会替贾跃亭还债。这一定程度上印证了外界的分析。

虽然与阿里结缘的传闻无疾而终,但巩振兵的加盟,也让易到的故事增添了更多动听的情节,而且与王卫的会面,与巩振兵也会有一定关系。

小白不菜在文章中分析道,顺丰投资易到意在学习美国Uber,利用网约车扩展快递业务。对此,凤凰网科技联系到顺丰方面询问王卫与易到见面的细节,以及顺丰是否要投资易到,但截至发稿前并未得到回复。

相比顺丰是否真的会投资易到,投资的目的是扩展快递业务还是要在网约车市场分一杯羹,相信很多人更关心的是韬蕴进入易到的真正目的,以及易到目前的情况究竟是什么样的。

而众多被拖欠了服务款项的供应商巴望的,是易到能够将欠款结清,对于他们来说,几百万就可能关乎公司的生死和数百名员工的命运。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均为化名)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