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专访:Model 3交期将近 马斯克逃离“生产地狱”

《华尔街日报》日前采访了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就特斯拉目前面临的紧要时刻进行了对话。以下为采访全文:穿着三天前走进汽车工厂的那件黑色特斯拉T恤,埃隆·马斯克坐在靠近车身制造车间的一堆桌子的荧光灯下。

在他身边的那张椅子上放着一个白色枕头,睡地板的时候马斯克就枕着它。此时此刻,这位亿万富翁、也是这家电动汽车制造商的首席执行官兼董事长的马斯克正离两条生产制造Model 3小轿车的总组装线不远,时不时传来金属撞击声。

外边,在一个巨大的临时帐篷下,工人正在第三条仓促搭建的生产线上制造汽车。

外媒专访:Model 3交期将近 马斯克逃离“生产地狱”

资料图

“我们犯过很多错误,造就了今天的局面。”马斯克在上周的一个采访中说道。尽管为了确保公司可以最终实现每周5000辆Model 3的目标而连续三天没走出工厂半步,马斯克依旧显得比较平静,有时甚至还很乐观。此前,公司已经两次错过最后交付期限。周六是最新的最后期限;预计在此之后几年将给出有关产能的声明。

随着公司制定目标,量产Model 3并从不盈利的利基厂商转型为可盈利的主要汽车制造商,马斯克与特斯拉都处于十分关键的时刻。特斯拉目前拥有4万多员工,公司市值580亿美元,与通用汽车不相上下。

作为一个特立独行的创业家,马斯克因联合创办PayPal改革了在线支付,又成立了一家估值210亿美元的火箭公司SpaceX,以及特斯拉。

了解马斯克的人说,47岁的马斯克给自己设定了一个高标准希望如果他能够实现目标的一小部分,特斯拉就能获得成功。投资者、前特斯拉高管以及密切的观察人士等说,对于他的所有成功,马斯克自己可能是他最大的敌人,总是公开设定不切实际的期望,并且时不时地表现出一种不稳定的管理风格。

“在管理和执行上,马斯克看上去稍逊于其他伟大的领导者。”Baillie Gifford公司内负责管理特斯拉投资的詹姆斯·安德森说道。这家公司是特斯拉的第三大机构股东,持有近1300万股。他对马斯克是否带领特斯拉前行的正确领导人感到怀疑,但看在潜力的份上依旧保持耐心。

“目前我们仍持支持的态度,但未来未必会一直如此。”安德森说。

特斯拉已经落后马斯克为Model 3设定的生产目标时间表6个月。时间拖延也加重了公司的资金危机,导致评级公司穆迪投资服务降级公司的信用,并使得公司股价在过去一年下跌5.6%。

在Model 3小轿车的发布会上,马斯克告诉他的员工们,未来将进入到“生产地狱”期。他预计,这个“生产地狱”期将持续6个月左右。然而,这已经是差不多一年前的事了。

马斯克承认一些导致产能拖延的问题是他自己造成的。问及他预期的“生产地狱”是不是他自己的假想时,马斯克耸肩道:“大多数人的最强大敌人其实是他们自己。”

随着特斯拉艰难地生产Model 3,马斯克不顾公司高管针对产能目标提出的警告,进一步复杂化特斯拉的组装流程,并跟分析师互怼,让华尔街不知所措。

据熟悉公司的人透露,过去两年来,公司至少流失50名副总裁或高级管理人员,部分原因是公司执意要收购SolarCity。马斯克表示,他认为公司高层管理人员流动率与其他大型公司持平。

一些前高管说,马斯克的动机十分令人振奋,总能让周围的人相信自己正身处于改变世界的更大愿景之中。但是随着马斯克表现得越来越不耐烦,时而指责管理人员未能达成他那荒谬的目标时,这种令人振奋的感觉也随之消失。

马斯克是名副其实的夜猫子,总是在深夜时间发送电子邮件。深夜会议之后,他会把信息转发给下属,详述一个问题,然后只添加收件人的姓氏和问好。

马斯克还有其他各种目标,比如上火星和在全国上下用管道运送乘客等,他对人们说“这是不可能的”言论十分反感。“他们每次都这么说:就没有什么新的建议了吗?”马斯克在采访中说,“他们以前也说,我们不能回收火箭。”然而,他的火箭公司SpaceX确实在2015年实现了火箭陆地软着陆以及在2016年实现了海上着陆。

在特斯拉,2016年初公司准备发布Model 3的时候,马斯克就想着重新改造组装流程。

他开始谈论“制造机器的机器”,并摄像了一个无人工厂,可以火力全开地制造汽车。

据知情人士透露,特斯拉最初计划在2020年逐步增加Model 3以及其他车型的产量,目标是总共50万辆车辆。这将使得主流车型的新营收为特斯拉的扩张买单。

但是在Model 3引起强烈反响之后,马斯克希望加速产量提升。Model 3亮相后的24小时,特斯拉即收到18万份预订。Model 3的起售价为3.5万美元。

他的高管们不干了,警告说马斯克的目标没有可行性,因为车辆的设计还未到位,机器和工具需要订购,解决复杂生产过程中不可避免的问题也需要时间。

但是马斯克一意孤行,2016年五月公开宣布特斯拉将在2017年下半年生产20万辆Model 3。结果,特斯拉只生产了2700辆。

在上周的采访中,马斯克为他提前时间表的决策据理力争。有些高管只想着“向外推卸责任,认为错全不在自身”。

他说,他本该“进一步限制时间”,这样特斯拉就可以更快速地发现问题并纠正。

2017年7月,马斯克宣布生产已经开始,并缩减了最初的计划,承诺在12月份交付2万台Model 3。特斯拉在生产的前几周仍采用手工生产Model 3的部分部件。车身车间直到9月份才完全安装好,校准又花了好几周以确保机器在焊接车辆的芭蕾舞蹈过程中避免碰撞。

特斯拉在佛蒙特的车身车间里安装了1028台机器人,差不多三分之一的机器人都是倒挂着的,以便节省空间。

知情人士说,马斯克认为把机器人挨得紧一些可以提高效率。

在特斯拉在内华达州里诺之外的电池工厂,自动化机器人的设计非常复杂,以至于无法制造电池,10月份,马斯克住进了工厂,在社交媒体上发了段视频,边唱着“Ring of Fire”边在屋顶上烤棉花糖边喝威士忌,配文字说“生产地狱,第八周期”。

特斯拉的佛蒙特工厂努力实现着马斯克那在总组装线下运行自动运输系统的梦想。和传统汽车工厂需要工人运输汽车部件不同,马斯克希望自动电梯可以在适当的时间运输适当数量的零部件。特斯拉在自动化仓储系统上投资了约8000万到9000万美元,但工程师仍在努力使其正常运作。

但特斯拉取消了部分运输系统,重新雇佣了更多工人来在工厂里搬运零部件。根据知情人士透露,公司后来在外边的临时组装线上采用了运输系统,来提高实现每周5000产量目标的概率,并相信公司最多可以实现每周7000产量。

马斯克后来承认他过于依赖自动化。“你必须得先把流程确定下来,然后再考虑自动化,而不是假设你知道流程该是怎样,再照样自动化。”他在采访中说。

不过他的一些非典型制造想法可能还是会为他带来回报。Model 3的汽车座椅是特斯拉自己生产的,据称这样可以节约成本。另外,在焊接车辆的车身车间,特斯拉估计假如自动装载某些材料到组装线上的话可以减少36个工作人员成本。

5月份马斯克在特斯拉的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直接打断分析师的话这一行为让华尔街大为光火。“无聊又愚蠢的问题实在没意思。”他说。之后,他打电话给特斯拉的部分大型股东(包括Baillie、富达投资和T. Rowe Price)试图弥补以缓和他们的顾虑。

富达投资和T. Rowe Price均未予以置评。

与此同时,马斯克仍旧忙碌于不同的项目之间。最近7天时间里,他监督SpaceX的火箭发射,宣布特斯拉的管理层重组,在推特上批评媒体对犹他州特斯拉车辆事故的报道指出其使用了公司的驾驶辅助技术,又现身洛杉矶为在城市下方挖地道的Boring公司做宣传。

马斯克承认自己的精力有些分散,但又说他一直在关注产能目标。

“我感觉还可以,”他说,“我觉得情况还可以——氛围也不错;你去福特公司看看,跟太平间没什么两样。”

采访结束后,马斯克又飞往盐湖城参加会议招募人工智能人才。然后,再在几小时后飞回佛蒙特。(图尔)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当上帝赐给你荒野时,就意味着,他要你成为高飞的鹰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