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移动支付“出海造船”:面临监管基建挑战

中国游客出境游的热情,带动银联国际、微信、支付宝、百度钱包、京东金融等支付机构在国外不断探索。与此同时,随着监管日趋严格,业务增速大幅下滑,国内的互金平台已经将现金贷业务的触角伸向海外。不谋而合的是,他们都盯住了6.5亿人口的东南亚这个巨大市场。机遇一样,挑战也一样。东南亚不够完善的支付基础设施既意味着需求也存在着局限,而监管政策的变化则是较为严峻的挑战。

中国移动支付“出海造船”:面临监管基建挑战

中国移动支付“出海造船”:面临监管基建挑战

金融科技出海

记者以支付业务和现金贷业务为观察点,调查了我国金融科技业务出海的情况。目前,互金平台出海主要有三种方式:在当地设立子公司;投资参股当地金融科技机构;与当地金融科技公司开展业务合作。而支付方面,中国的移动支付具有相当大的优势,正在向海外输出技术和经验:银联“云闪付”APP境外使用范围达25个国家和地区,东南亚将成示范区;支付宝也在超过40多个国家和地区接入几十万海外商户;微信支付已登陆19个国家和地区,支持13种外币直接结算。而其他支付机构也在泰国等地提供服务。(曾芳)

导读

随着中国游客支付习惯的改变,银联国际在推进手机闪付、二维码支付等移动支付产品的境外受理场景,目前“云闪付”APP境外使用范围达25个国家和地区,东南亚将成示范区。

在泰国曼谷一家商场的收银台,泰国KBank、支付宝、银联、Visa、微信支付、万事达卡、日本JCB等数种支付方式的标识一字排开。

伴随着国人海外旅游的热情,国内普及度极高的移动支付随中国游客游向海外,“服务出境游的用户支付需求”成为银联、支付宝、微信支付等布局海外的主要驱动力。在这一服务网络逐渐构建完善之际,海外本地居民的支付需求和市场空间也诱惑着中资支付机构进一步拓展海外当地市场,输出中国成熟的支付经验和技术。

和国内市场的所向披靡不同,中资支付机构在海外要面临当地消费环境差异、支付基础设施不完善、监管政策变化等多重挑战。

服务中国出境游用户

中国是世界第一大出境旅游客源国。中国旅游研究院发布的年度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公民出境游突破1.3亿人次,花费达1152.9亿美元。出境游目的地中,泰国以980万中国游客人次稳居第一,也成为多家支付机构出海布局的首站。

基于出境游的庞大用户基础,中国支付机构不断开拓在海外的支付受理网络。早在2004年开始,银联就开始从亚太市场再到欧美市场不断开疆拓土,也形成了目前在海外最广泛的受理网络:银联国际资料显示,银联卡可以在全球168个国家和地区使用,覆盖境外超过2300万商户和164万台ATM。随着中国游客支付习惯的改变,银联国际在推进手机闪付、二维码支付等移动支付产品的境外受理场景,目前“云闪付”APP境外使用范围达25个国家和地区,东南亚将成示范区。

蚂蚁金服全球业务部总经理张大勇介绍,支付宝针对国人出境游在退税和换汇等痛点发力,推出实时退税、支付实时换算等服务。目前已经在超过40多个国家和地区接入几十万海外商户,20多个国家提供消费退税服务,全球超过56个机场可以刷支付宝。

中国移动支付的便利性让不少体验过的外国人艳羡。一名经常往返中法两地的法国小哥就喊话马化腾,希望微信开到法国改变不方便的支付体验。在今年两会期间,腾讯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表示,微信支付走出去的主要原因,即是中国人越来越强劲的海外旅游和消费需求。未来腾讯将加速支付业务国际化步伐,微信支付已登陆19个国家和地区,支持13种外币直接结算。

4月份,腾讯宣布与韩国退税公司合作新增15个退税预约点,此前在德国慕尼黑机场和西班牙马德里机场推出微信扫码实时退税。不过微信支付在今年五一假期后并未披露最新出境游相关消费数据,暂未可知其最新进展。

此外,包括百度钱包以及京东金融也在尝试支付出海。京东金融与泰国最大零售公司尚泰集团合作成立合资公司,初期将以支付业务为核心,在取得相关牌照资质后,进一步拓展消费金融、电子钱包等服务。百度钱包也曾在泰国个别城市的热门商户推出扫码支付享优惠等活动,并曾与国际支付公司PayPal签署合作,针对中国消费者海淘提供服务。不过两者目前用户规模都较少。

输出中国移动支付技术、经验

中国移动支付的便捷体验令海外市场艳羡。当地居民移动支付需求潜力同样巨大,同时移动支付的低成本、低门槛特性,能够提升当地居民的金融服务可得性。

在2017年5月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年度报告发布现场,央行副行长范一飞表示,“一带一路”建设也为支付行业“走出去”提供了契机。愿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分享普惠金融发展经验。鼓励支付行业“走出去”开展市场化经营的同时,在所在国家支付监管部门的指导下,利用金融科技成果推动互联网支付、手机银行等业务的本地化发展,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民众提供多渠道、广覆盖的支付服务。

银联国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在东南亚地区,依托银联的技术特长和业务拓展经验,通过支付标准合作、支付基础设施建设,支持更广泛区域的银行卡产业与国际标准接轨。以银联技术标准建成老挝、泰国的银行卡转接网络,银联芯片卡标准成为泰国、缅甸银行业的推荐标准,还成为亚洲支付联盟的统一跨境芯片卡标准。银联参与推出的泰国市场通用二维码支付标准,成为泰国中央银行的推荐标准。

支付宝在这一方面较多布局。张大勇介绍,在过去三年多时间,蚂蚁金服和境外合作伙伴共建了9个支付宝本地钱包,包括印度、泰国、菲律宾、印尼、韩国、马来西亚、巴基斯坦、孟加拉国、中国香港。这些本地钱包的名字各不相同,但核心技术能力和服务背后支撑的风控体系等都是由支付宝提供。这一模式被蚂蚁金服称为“出海造船”。

张大勇表示,这一模式尤其适合支付领域特别是移动支付领域。因为每个国家有不同的监管要求,也有不同的商业环境特点,需要彻底的本地化才能成功。

“在发展中国家推移动支付业务,是长期的投资过程和发展过程。”张大勇表示,支付业务本身并不是一个赚钱的业务,在上述国家和地区需要长期投资帮助其建立数字基础设施,是“耐心资本”。

海外监管、基建挑战

走出海外的步伐并不顺利。

马化腾也感叹,做跨境支付要在当地申请第三方支付牌照进度很慢,难度较高。在马兰西亚,即便腾讯已经申请到第三方支付牌照,但之后发现,当地很多基础设施还有待建设,有些银行无法提供接口。如果实现不了互联互通,很多进展无法进一步推动。腾讯在推动各个银行间的技术改造。

“没有完全一样的两个市场。”一位支付机构国际业务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移动支付方面,新加坡的基础相对较好,但能否吸引到商户改造本地已经较为便捷的支付系统并不容易。而在菲律宾,当地有25种不同的身份证,没有统一的公安系统可以去查询确认用户的身份,金融基础设施差距很大。

监管要求也在不断变化。张大勇介绍,去年6月份之前,印尼电子支付方面只有一个电子货币牌照,但在年底,开展相关业务一下子需要网关牌照、预付款牌照、支付相关牌照等五个牌照。

上述支付机构国际业务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表示,由于移动支付出海可能会影响当地市场原有支付机构的利益,包括一些国家出于对金融安全的考虑,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中国支付机构出海的难度。今年年初,蚂蚁金服拟收购全球知名汇款服务公司速汇金的协议,即由于无法获得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批准而终止。

张大勇表示,海外监管主要考虑数据的安全性,蚂蚁金服赋能的本地钱包数据完全本地化而不会有任何数据拿到中国处理;业务资质则由本地运营公司按照要求去申请。移动支付带来的便利和普惠并不太会引起当地监管部门的抵触。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当上帝赐给你荒野时,就意味着,他要你成为高飞的鹰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